体彩天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体彩天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1 07:35:3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打开地图,虽然公交站周边有枣营北里小区、80中枣营分校和地铁枣营站等以“枣营”命名的居住区和单位。但是却并没有一条名为“枣营路”的道路。枣营路是哪儿?一位正在等车的居民告诉记者:“就是这条路,这条朝阳公园路以前也叫枣营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交站名跟不上变化的情况,不光出现在路名变更上。有的公交站名使用的是单位名称,可如今单位搬走了,站名却一直没变。一位市民向记者反映,地铁十里堡站出来往北走,有两座公交站分别叫做“农民日报社”和“农民日报社北”的公交站,不过,这两座站名中提到的农民日报社如今已经搬走。“农民日报社的机关早就搬走多少年了,现在只剩印刷厂和家属院没有搬走,车站还叫农民日报社,会不会导致有人因此走错路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朝阳区霄云路网信大厦门口,一座公交站被命名为“麦子店西街”,停靠405路、604路等公交车。不过,真正的麦子店西街却并不在车站附近,而是在2公里外的亮马桥以南。从这里下车前往麦子店西街,普通成年人需要步行近半个小时。相反,如果搭乘405路前往麦子店西街,乘客在两站之外的“燕莎桥南”下车,反而只需走约30米就可以到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通过北京市自然资源委主办的北京地名网查询,蓝色港湾门前的这条路,成路于1961年,因穿过原枣子营村,曾名枣营路。1990年,朝阳区撤销了枣营路地名,2005年,这条路由北京市规划委朝阳分局审批命名为“朝阳公园路”。尽管道路有了新名字,但在这15年的时间里,这座公交站用的还是老路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象二:车站与地名差得太远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上次我坐805路去果园地铁站,到站时公交报站竟然报的是‘日光清城’,等车开出了站才发现,这果园地铁站不就在旁边儿吗?”郭女士说,由于公交车已经开出,自己只能多坐一站,到果园环岛西下车之后,又往回走了500米,才回到了果园地铁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店长刘坤介绍,受疫情影响,现在每天进店的顾客数量约有六七十人,是平时的一半。顾客提前预约后才能进店理发,每位发型师的顾客预约时间段都会间隔一小时,进店后也会相隔而坐,保持1.5米的间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者在郭女士所说的公交站看到,这座车站竖立着两个站牌,站牌顶端都写着“日光清城”的站名,但仔细看每个线路的站牌,却写着不同的站名。其中668路、805路、快速直达专线166路等站牌上写着“日光清城”的站名,而通10路、通11路、通68路等则写着站名为“城铁果园站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华社香港7月1日电 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1日晚发表声明表示,解放军驻港部队坚决拥护香港国安法颁布实施,驻军官兵将坚决贯彻中央决策部署,全面贯彻“一国两制”方针,依法履行防务职责,完成好党和人民赋予的各项任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交:已建立站名动态调整机制